首页 | 基地简介 | 研究方向 | 机构人员 | 科研项目 | 学术活动 | 科研成果 | 文档下载 | 在线系统 | 简报 | 联系 | 缙虎文苑 
站内搜索: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通知公告>>正文
【讲座通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魏在江教授主讲知用讲坛第12期:全量化并列结构的语法转喻探索
2019-11-07 10:23     (点击: )

知用讲坛第12

【主题】全量化并列结构的语法转喻探索

在汉语中,汉语中有一种结构:全量化并列结构,即是说,从结构上只看得出部分量的特征,可是从语义上看,全称量的特征却是非常明显的:

1)张王李赵:四大姓氏。四者皆最常见的姓,连用泛指一般人。

2)喜怒哀乐:喜欢、愤怒、悲哀、快乐。泛指人的各种感情。

3)著书立说:撰写著作、创立学说,泛指从事学术研究和著述工作。

4)坛坛罐罐:泛指各种家什。

可以看出,例1)中张、王、李、赵代表四种具体的姓氏,连在一起则指各种姓氏的人、一般人;例2)中喜、怒、哀、乐指的是人的四种情绪,联合在一起就指人的各种感情;例3)中著书和立说只是从事学术研究的一部分,组合在一起泛指学术研究工作;例4)也是如此,重叠后具有了泛指各种家什的意义。这几个例子的共同特点是:组合在一起后就具有了全指、泛指的意义,即部分指称全体。这样的全称量从结构上看不出来,可是从语义上看则是非常明显的,这是为什么?这样的隐性量从何而来?本文拟从语法转喻的角度来分析此类并列结构是如何形成全量指称的意义的。

人们对汉语量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显性的、词汇形式的“量范畴”的层面上,对汉语句法中深藏着的隐性量的因素、特征挖掘不够。本研究所讨论的成语类型,普通而常见,平常而简单,与人们日常生活、日常经验息息相关,可人们往往对其中的语义习焉不察,更不用说其中的认知机理了。本文所讨论的量,是一种隐性的量,表面上是部分量,而实际上是全称量的体现,这一特征对名词性成语的理解有说服力,这样的隐性量是一只无形的手,制约和影响着此类结构的生成和使用。如果我们把成语肢解开来,成语就变得无理甚至荒谬了,成语的理解必须建立在整体义的基础上。这些成语都是用局部代替整体,用部分代替整个事件行为,都是转喻机制在起作用。本研究同时也表明,词法、句法和语义之间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词法受到语义的制约和影响。词与词之间的组合不是任意性的,而是具有理据性的,语法转喻是此类结构生成的理据之一,可以为此类结构的理解提供比较好的解释。此类结构反映了人的认知特性,语言研究的目的在于能够对语言结构作出合理的解释。汉语隐性量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解释汉语句法、词类结构中的一些重要而基本的问题。

【主讲】魏在江 教授

196511月生,四川达州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文学院教授,国家哲学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博士,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认知语言学,对比语言学,语用学,语篇分析等。20153月起,受聘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云山杰出学者已在《现代外语》、《外国语》等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50余篇,多篇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资料》转载、索引,被2009年版中国期刊高被引指数》遴选为全国“语言文字”学科高被引作者;出版学术专著《语用预设的认知语用研究》等3部;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语用预设的认知语用研究”(项目编号:08BYY074)、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基于认知的英汉语法转喻对比研究”(项目编号:16AYY001)。主持陕西省、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多项。获陕西省人民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陕西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多次。现为中国认知语言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语用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理事。

【主持】杨小虎  副院长

【时间】2019117日(周四)下午3:00-5:00

【地点】重庆大学(虎溪校区)外国语学院501学术报告厅

【主办】重庆大学语言认知及语言应用研究基地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2017 重庆大学语言认知及语言应用研究基地 版权所有